您的位置: 医院新闻

疫情当前,55岁的他说自己仍是“少年”

--记呼吸科副主任医师田元富         

      他在急诊科待了十多年,在感染科待了十多年,在呼吸科待了十年。55岁的他,在防疫招募令下达后,数次请战。你若问他为何?他回答说:“我觉得——自己仍是少年。”

特殊的武汉情结

    1988年,田元富医生从武汉科技大学临床医学毕业。毕业之后,他被分到了辽宁本溪钢铁公司南芬职工医院,从事内科。后数年,他几经辗转,最终定居江西新余,也在这片热土上,开始启航自己的医学梦想。毕业后的32年间,若问他最想念的是什么,他说:最想念的,是当年学校门口卖的那碗糊满芝麻酱的热干面。

    2020年1月中旬,55岁的田元富医生知道武汉出现了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后,他数夜难眠,既担心母校,又担心昔日同窗好友,尤其是得知几名武汉校友在救治患者期间被感染的消息后,他多次向医院提交请战书,请求奔赴抗疫最前线——湖北武汉。他说:“我在武汉读的书,对那有感情,故土有难,我义不容辞!”武汉于田元富医生而言,意义重大,这个地方记录了太多他的求学心路,也承载了许多与妻子相识相知的美好。

我有经验 让我去

    2003年非典暴发,当时的田元富38岁,正是原新钢第一职工医院急诊科主任,所以,当时的他对急诊治疗已经熟门熟路,尔后,他在感染科待了十多年,又在呼吸科待了十年。经历过SARS、禽流感、甲流H1N1风波的他,相比于一些年轻医生,更了解呼吸道传染疾病的危害、防控和救治流程。所以这次,他“仗着”自己有着30多年临床工作经验,两次请战,请求去发热门诊一线坐诊,并主动报名,申请支援兄弟医院的抗疫工作。在疫情严峻时期,他考虑到医院人员不足,放弃了休假,每天早上8点到下午5点半,不间断地接诊发热患者,做疑似患者的筛查诊治和隔离观察工作。除此之外,他提供的各种详细资料,也为医院后续流行病学调查提供了依据。


勒痕 是勇士的勋章

    疫情来的突然,各省市都急缺医疗防护物资,为了节省医用防护服,田元富医生会穿着防护服工作整天,若是中午实在困了,就坐着眯着眼睛睡会。发热门诊每天会接诊二三十多个患者,一天下来,当他取下口罩,脱下防护服后,脸上都是一道道被勒出的印子,脸部也因水汽和汗液的浸泡,发白发胀。但他说:“作为一名老医生,一名农民工民主党党员,我更要起好模范带头作用,很多医务人员,比我辛苦得多,环境也更危险得多。”那些勒痕,于田元富医生而言,并不丑陋,它们是勇士的勋章!

内蒙汉子独有的浪漫

    如果要问别人,50多岁时最向往的事情。大部分人回答的是膝下儿孙满堂,安养天年。作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内蒙汉子,50多岁的田元富医生仍在继续找寻心中的“诗与远方”。年轻时,他曾对爱人许诺:“我要带你游历祖国大好山河”。每年夏天,田医生和爱人就会约定一起休年假,一人一辆山地车,骑行遍览人间芳华。他们的足迹遍布海南、内蒙、青海、西藏……他笑着说:“内蒙人勇敢有担当,机智又粗狂,热情且豪放!”要是用一句话概括他身上独有的浪漫,大概就是清玄先生那句“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了。

    热爱是一种果敢的真性情,有人说它固执,有人说它恣意。田元富医生宝贵之处在于:他有着身为医者的执着坚守,又有敢于追逐自由的怡然洒脱,这种热爱生活的倔强个性,从不矫揉造作,也向来无所畏惧。

医院地址:江西省新余市团结西路 | 电话:0790-6291257,6294031 | 传真:86-790-6294031 | 邮箱:6292499@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