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医院新闻

我想“人美心善”这个词,用来形容你再合适不过了

  

记医院急诊科护士长陈小红

她是一名副主任护师,也是急诊科护理团队大家长,从事急诊工作23年。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我觉得,她——好像什么都不怕,”这是整个急诊护理团队对她的评价。

“幸好,那天我回来了”

2020年,是陈小红任急诊科护士长的第八年,她有着急诊人的风风火火,也有护理人的细致与温柔。大年三十那天,当人们都举家团圆时,她因频繁接到科室的来电,又得知第四医院紧急停诊,她放心不下科室,匆忙扒了口饭,下午四点半便跑回了科室,紧接着,她上了一个24年以来最忙碌的中班。之后,就一直守在疫情防控前线。她说:“我一直在关注救护车出车的消息,从8点到9点,一个小时,医院就出了9趟车,而且当时预检分诊也爆满,我没想到是疫情原因,我就是预感很不好,幸好——那天我回来了。”


“这有什么怕的,我在,你放心”

1月30日那天下午,医院来了一位发烧患者,当时急诊科主任对陈护士长说疑似感染,全员都很恐慌,毕竟大家对这个病毒不是很了解,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需要有人愿意采集患者血标本和咽拭子,这是最危险的操作,也最容易被感染。“我当时心里也害怕,但接到这个命令后,我答应了下来,那几天都是我一个人在做。”为什么呢?“因为我和科里人说,不用怕,只要我在,就不要你们做。”正是因为陈护士长的无畏与坚定,打动了急诊科里每一位护士,之后的一段时间,每天都有护士主动请缨,提出做样本采集工作。“我很欣慰,我们科里有两位孕妇,还有一位正在哺乳期的妈妈,但是她们从没提出要特殊照顾。”是的,放弃不难,但坚持一定很酷!

陈护士长每次穿上防护服后,要不断为病人抽血,更换被污染的手套,处理患者的呼叫,检测发热病人的体温,很多时候忙得喝不了一口水,没工夫坐,大姨妈来了,就拿纸尿裤兜着,但她从不喊苦喊累。当我问到:如果要您重新选一次,您还会那样义无反顾做医院第一个采集疑似患者血标本和咽拭子的护士吗?”她毫不犹豫地说:“我会!我是护士长,我必须会!我是护士长,我一定会!” 

“我稳,她们才能稳”

“一个女人在家里,你要做到四平八稳,这个家才稳,你作为这个科室的护士长,那就是一个定海神针的作用。我不能慌,我稳她们才能稳。”2月初的时候,新钢中心医院还不是新冠病毒定点救治医院,因疫情防控需要,部分医护人员去往人民医院和水西医院支援,院内人手并不够,除此之外,防护物资也很紧缺。为了节省防护服,陈小红护士长特意和团队强调:“防护服最少要穿八小时!”她说了一遍之后,基本每个护士都做到了,除了八小时工作期间不吃不喝,许多护士甚至会特意加班,为的就是节省防护服。“我很感动,每次都会树立典型,表扬她们,我的团队都很棒!”作为护理团队的大家长,陈护士长很会协调内部关系,也会偷偷观察,遇到表现好的护士,都会在群里点名表扬。所以即使到了疫情形势严峻时期,急诊科的护士们从没提出要离岗换岗,“她们穿着防护服,就像做着最平常的工作,仿佛疫情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我不在她们面前哭”

“我在护理部主任面前哭,在我先生面前哭,不过——我不在她们面前哭。”陈护士长的女儿正读高三,即将要参加高考,家里还有一个93岁的公公需要照顾。当她不管不顾冲上一线时,一向耐心体贴的先生也和她置气,质问她道:“为何心里只有急诊科?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女儿和爸要怎么办?”“我当时很难受,因为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工作,我得承担,如果我退缩了,所有人就会退缩。”陈护士长说那些日子压力很大,她经常会在电话里哭,有时也会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边跑步边大声吼叫,发泄情绪。“因为在这样的压力下,不调整好心态,会很容易崩溃。”一提起家人,陈护士长数次哽咽。我总觉得:她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有柔情,有侠骨,既深爱,又全力以赴。

陈护士长真的很爱她的急诊科,她时常在下班后在群里发“干杯”的表情包,庆祝一天战“疫”的结束,她也时常暖心提醒护士,要保持强壮的体力和充沛的精力,多喝水,早休息,调整状态,做好防护,急诊科里的护士们都亲切地称她为“陈妈妈”。

只因年少时医生的一个细心动作,便让她义无反顾选择了从医。陈小红护士长也许并不特别,她的内心也有害怕,但每当她看到患者求助的眼神时,总会选择抛弃恐惧,勇敢前行。



医院地址:江西省新余市团结西路 | 电话:0790-6291257,6294031 | 传真:86-790-6294031 | 邮箱:6292499@sohu.com